李圭白-全国高校给水排水工程专业指导委员会主任

发布时间:2015-12-21     发布者:帅志鹏

专家单位 全国高校给水排水工程专业指导委员会
专家职位 主任
擅  长 高浊度凯旋门线上娱乐;饮用水处理技术
专家领域 市政供水工艺技术,农村饮用水技术与管理,供水管网技术与管理,饮用水水质安全技术与管理,应急供水技术与管理,污水深度处理与再生利用工艺技术,化学工业废水,环境监测与评价,水资源管理,河流治理,湖泊治理,地下水污染修复,石油工业废水,自控模拟,消毒、投药设备,药剂,过滤器材、材料,泵,阀门,自控系统及软件,风机

李圭白简介
        李圭白  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高等学校给水排水工程专业指导委员会顾问,建设部科技委员会顾问,中国水工业学会副理事长等。他是我国最早研究地下水除铁除锰技术的学者,在地下水除铁除锰领域,引入催化技术,大大提高效率,开发出了一种高效的接触催化除铁除锰新工艺,这种工艺不需要投加药剂,经济有效,特别适合我国国情,使我国地下水除铁除锰技术进入世界先进行列;在高浊度水处理工艺方面做了大量工作,是我国高浊度水处理技术的奠基人之一;他研究成功的高浊度水透光脉动单因子絮凝自动控制技术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他还参与水上一体化水厂的研究工作,使水厂建造工厂化取得了很大经济效益;研究开发成功的高锰酸盐饮用水除污染技术、流动电流混凝控制技术等,都是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成果;近年来,提出第三代城市饮用水净化工艺的概念,倡导将超滤膜用于城市水厂等,推动了我国给水处理技术的发展。科研成果获全国科学大会奖1项,国家级发明奖二等2项、三等1项,国家级科技进步奖二等1项,三等1项,以及省、部级奖十余项。在国内外刊物上发表学术论文400余篇,写出学术专著六部,参编教材三部,多年来培养了博士后、博士、硕士研究生近百名,为发展我国给水排水科学技术和教育事业做出了突出贡献。
李圭白——中国工程院院士自述

  1931年9月25日,即“九一八事变”后一周,我出生于沈阳,这正是中国人民苦难的开始。随着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我随父母不断“逃难”。1936年,我在南京上小学;“七七事变”后又从南京逃到原籍河南;河南沦陷,再逃至陕南汉中。当时日机经常轰炸汉中,我亲眼目睹中国同胞被炸死炸伤的惨状。我家就落下过一枚炸弹,住房被毁。面对国破家亡,心中升起对日本侵略者的无限仇恨。1943年,我12岁小学毕业,毅然考入设于四川灌县的空军幼年学校,校址位于城郊的蒲阳镇,那里山青水秀,环境优美。该校为公费,学习和生活条件在当时是比较好的,但离我家遥远,我家境又贫寒没有路费,只身入川竟一去五年没能回家,当然这也培养了我的独立生活能力。我第一次回家已是17岁的高二学生了,那时我家已迁至川北的广元。从成都到广元,现在乘火车只要五个多小时,但那时乘汽车竟走了七天,领略了一番“蜀道难”的景观。

我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是1949年。当时四川面临解放,空军幼年学校也于这年夏季迁往台湾,这时我正好高中毕业。初中是我很贪玩,到高中才开了点“窍”,开始知道读书用功了,学习成绩也好起来,特别是我眼睛近视了,已不能学飞行,便决定考大学,所以迁校时没去台湾。但苦恼的是家庭无力供我上大学,为了生计只好在亲戚开的小药铺里当店员,每月工资两个银元,前途渺茫。1949年12月14日,广元被解放,对我这个处于社会底层的失学青年,这的的确确是一次真正的解放,使我重新燃起了希望的火花。
1950年夏,我辗转到了北京,在学习苏联的气氛下,考上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土木系。我选择土木类专业,是因为我父亲是一个土木工程师。1952年,来了苏联专家,我被分配去学新成立的给水排水专业,从此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1955年,我毕业留校任教;1959年,哈工大土木系分出组建哈尔滨建筑工程学院(现为哈尔滨建筑大学),我在其中一直工作到现在。

我年少时代有强烈的好奇心,对天文和生物都有浓厚的兴趣,养狗养蚕,种菜种花都干过,直到现在仍有此业余爱好。学给水排水专业以后,对提出的科技问题,始终有很强的探索愿望,为此倾注了很大热情。有幸的是,我一毕业就被分配搞给水处理,以后的发展表明,水质和水处理是给水排水学科中发展最迅速的部分,特别是环境问题的提出,水质更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这就为我的探索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机遇。

80年代以前,我的科研方向主要是地下水除铁除锰、高浊度水的处理、水的过滤技术等。80年代以后,随着环境问题的提出和计算机技术的发展,我开始进行饮用水除污染、水的凝聚和助凝、凝聚和絮凝过程控制等的研究。我在选题上,充分注意到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因为只有社会的需要才是最有生命力的。我在科研过程中,不仅力求站到科技发展的前沿,研究和开发最新技术,并且还特别注意要结合我国的国情。按照这样的技术路线,研究和开发得到的成果,就既有先进性,又具有中国特色,也得到我国用户欢迎。在获得科研成果以后,我在成果和转化生产力方面都做了很大努力,并取得显著成绩,80年代以前的成果主要以新技术形势在全国,80年代以后的成果主要以新产品形式。

例如,在地下水除铁除锰领域,由于引入了催化技术,大大提高了效率,从而开发出一种高效的接触催化除铁除锰新工艺,这种工艺不需投加药剂,经济有效,特别适合我国国情,所以几十年内就迅速到全国80%以上的水厂,成为我国有代表性的一项工艺,并使我国地下水除铁除锰技术步入世界先进行列。
在饮用水除污染领域,国外普遍采用臭氧氧化和活性炭吸附联用的方法,但由于价格昂贵,难于在我国。我发现高锰酸钾能有效地去除水中的微量有机污染物,特别是去除水中致突变物质也非常有效,从而开发出高锰酸钾除微污染新工艺。这种工艺只需向水中投加少量高锰酸钾,不需增设大型设备,不需改变净化处理流程,经济有效,简便易行,为我国进行饮用水除污染开辟了一条新途径。在该成果基础上,现已研制出整套系列产品,正在我国。

凝聚和絮凝是水处理中应用最广的方法,但它又是一种复杂的物理化学过程,影响因素众多而难于自动控制,成为长期困扰工程技术界的一个难题。目前国内外流行的是采用多因子检测、建立数学模型的计算机控制方法,但由于参数多,投资大,精度和可靠性低而未获普遍。80年代末国际上出现的流动电流控制法,是一次重大的突破,它只需检测一个因子——流动电流,就能实现精确控制。我领导的课题组及时抓住这个前沿课题开展研究,并于1991年研制出我国第一台流动电流检测仪,使我国成为第二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我了解到国际上有一种颗粒在线连续检测技术,将这项技术引入凝聚和絮凝控制,开发出一种全新的絮凝粒子检测单因子控制法,属发明成果。流动电流控制法一般只适宜用于给水处理,而絮凝粒子检测法则可适用于一切给水、污水和工业废水水处理工程。在这两项成果基础上,已研制出成套系列产品,并在市场竞争中已取得对进口产品的优势,在科研成果向生产力转化方面取得重要进展。

水在国民经济和环境中的地位已愈来愈重要。有人说,20世纪人们为石油而战,21世纪将为水而战。面向21世纪,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给水排水已从一项基础设施发展成为一种庞大的产业——水工业。我作为这个新兴的水工业的一名参与者,深感任重而道远,尚需继续努力。

社会兼职

全国高校给水排水工程专业指导委员会主任,1994-至今

中国土木工程学会给水排水学会副理事长,1998-2002
     中国土木工程学会水工业学会副理事长,2002-至今
     国家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委员,1997-2001
     国家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顾问,2001-至今
     黑龙江省专家顾问委员会委员,1997-至今
     哈尔滨市专家顾问委员会特邀委员,1995-至今
     《给水排水》杂志编委会委员,1986-至今
     《中国给水排水》杂志编委会委员,1985-至今



关闭